您的位置: 磐石信息网 > 游戏

玄门诡医 末世僵花(四)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7:30

玄门诡医 末世僵花(四)

拍门声响起,索朗没有动,而洛晚动不了。

外面的人大概是没有听到动静,几个人低声商议了一阵,就听见阿钟的声音:“我们到别的地方去看看。”

听见外面人离开的声音,索朗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他得趁着这个空档再冲击一下体内的能量,刚才吃了半个果子,有股莫名的能量在体内奔腾,他现在还控制不住,也不知道能有什么用。

却在这时候,听见床上的洛晚迷迷糊糊哼了一句,一整个晚上索朗都没听她说过一句话,还以为她是个哑巴,这会儿光顾着关注外面,几乎都要将床上还有个人的事情给忘掉了。

索朗感觉现在体内热血奔腾,不想理她,谁知她又说了一句。索朗生怕她会出什么幺蛾子,强按下身体的不适,凑到她身边去,黑暗中也看不清对方的脸色,只听她迷迷糊糊一直说着什么,声音嘶哑。听了好半晌,索朗才分辨清楚,原来她说的是:“水!”幸好之前的房主在卧室里也备了饮水机。

索朗起身给她接了一杯水,扶她起来喝水,发现她的身子已经软了很多,不像刚才抱着就跟扛着一根棍子似的。但是洛晚身上火烫,像是发烧了。索朗探了探她的额头,又给她把脉,果然是发烧了,而且她体内有两股力量正在争斗。索朗想了想猜测大概是原本她体内的丧尸病毒,和后来他给她喂的七星鬼莲以及奇异果的力量在争斗。

按说七星鬼莲应该是可以令丧尸惧怕的,大概因为洛晚体内的丧尸病毒实在太厉害了,所以才会这样。

这样想着他也没空管她了,任由她自生自灭去吧,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索朗运了一会儿供就感觉到自己半边身体有些发冷,而原来被炽焰蛇缠着的左手半边身体还是温热的。

索朗心里慢慢平静下来,暗想自己是不是觉醒了冰系异能?这样想着,他又听到了床上洛晚发出了难受的哼哼声,一会儿砰的一声,洛晚滚到了地上,显然难受之极。

索朗看了看自己寒冷的右手,暗道:算了算了,死马当成活马医吧!他将手按在了洛晚身上,果然由他手上慢慢吐出的寒气渐渐将洛晚包围住了,然后瞬间结成了坚硬的冰。洛晚整个人就被包裹在坚冰里。而此时索朗的手还按在她身上,索朗自己感觉到除了寒冰异能似乎还有一种别的异能,这么想着就见一股淡淡的荧光由他掌心发出来,逐渐沁入了洛晚的心口。

索朗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些东西,似乎又抓不住。这个时候外面再次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声,还是先前那个粗犷的声音:“四周的屋子都是空的,要么就是里面有丧尸,一定是这一幢了,只有这一幢门是关着的。”

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索朗的心却突突跳起来,他原本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这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边多了一个人,下意识的怕别人伤害到她。这倒有点像一个孩子好不容易得到一件玩具,就想将它藏好了,生怕别人弄坏了一样。

索朗迅速将洛晚推到床底下,然后自己开门出去了。

别墅的大门被砸得砰砰响,那个大汉粗声粗气的道:“我们知道里面有人,你出来,我们也不是要强占你的屋子,只是别的地方都荒废了,住不得人!大家都是人类,我们只借住一宿!开门!”

索朗撇了一下嘴,这些人强盗似的,还说什么不是要强占房子?他心中鄙夷了一把,还是拉开了门。

客厅里的灯光照到门外,门外站在五个人,第一个是正在拍门的粗犷汉子,一脸络腮胡子,在他身后两步远的地方站着两个美女,一个身材苗条,清纯可人、另一个,丰|乳|肥|臀,身材火辣,跟两个美女站在一起的,是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他一开口

玄门诡医  末世僵花(四)

,索朗就知道他就是刚才那个说话的阿钟。

阿钟道:“朋友,能不能让我们借宿一晚?”他们这架势,若是索朗拒绝说不定会被打一顿撵走。

索朗侧开身体,让他们进屋,同时看清楚了走在最后的一个小个子男人。这人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而且经过索朗身边的时候,令人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杀气。

索朗冷声道:“除了我的房间不能进之外,其他的你们随意。”

他本来很不喜欢自己的领地被人侵占,好在备用的物质,除了冰箱里一些蔬菜水果,其他的他全部撞在了进来的时候师父给他的那个碧玺花项链的空间里了。这项链他一直贴身带着,算是对师父的念想。

索朗扔下这句话就进了房间,将门关上,听见外面的人在吵嚷着分配房间。一个女子娇声道:“那个人的房间最好了,还是带洗手间的,阿钟哥,我想要那个房间,你让他跟我换一个好不好?”

粗犷大汉道:“就是,凭什么那小子自己占那么好的房间?他那瘦得像只小鸡似的身材,我一只手就能掐断他的脖子。”

阿钟冷声道:“吵什么?别惹事,都去睡觉!”

另一个女子压低了声音道:“阿钟,你觉得那小子很有能耐?”她虽然声音压得很低,但是索朗现在耳聪目明,还是听得很清楚。

阿钟道:“能一个人住在这里,绝非泛泛之辈,咱们明天一早就走了,还是不要惹事的好。”

之后大概是都去睡觉了,就没有再听到说话声了。

索朗小心地将洛晚从床下拖出来,脑子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索朗,谢谢你!”

索朗吓了一大跳,低下头看着被冰封住的洛晚,洛晚在坚冰里睁着眼睛,对他眨了眨,还牵了牵嘴角,似乎想笑,但是无奈被寒冰封住。索朗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接着又听到洛晚的声音:“你让开一点。”

索朗下意识地答:“哦,好!”他往后退开几步,就看见一道电弧在寒冰上闪动,不一会儿,坚硬如铁的寒冰慢慢裂开了蜘蛛一样的口子,最后全部碎裂开来,散落在地上。

(未完待续。)

杭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杭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杭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杭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杭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