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磐石信息网 > 游戏

神宠进化 第一百八十四章 血腥屠夫试剂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8:53

神宠进化 第一百八十四章 血腥屠夫试剂

“怎么样,这个实验室你还满意吗?不满意的话再重建一个。”纪寒武看着从山洞里出来的外孙,眼底露出一抹温和。

“很满意。”这个实验室外公肯定是费尽了心思,高鹏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随后高鹏又告诉外公,自己有好几种常见御兽的进化路线,都是以前自己在做实验的时候摸索出来的。

这些御兽都是当今世界最常见的几种御兽,而且进化方法也相对简单,可以直接制作出实验药剂。如果能够制作出制式的药剂,肯定能够大卖,而且也能打响知名度也提升自己名气。

出于常理,纪寒武是不大相信的,一种稳定的御兽进化药剂哪里是这么好推衍出来的,而且还是好几种御兽的进化药剂。

但是出于情理,自己外孙说出的话他肯定是信任的。

所以纪寒武陷入了沉吟。

“真的吗,我外孙真特娘的棒!就是一个大天才!老子真是太高兴了!哈哈哈哈哈。”纪寒武狠狠拍着高鹏的肩膀毫不掩饰自己洋溢的赞美。

“......”高鹏一脸黑线的看着尬笑的纪寒武。

外公,您真的不适合演戏,要不您去找刘大爷学学?

正在看报纸的刘大爷莫名其妙打了声喷嚏。

高鹏叹了口气,看来还是要拿出实验成果说话。

实验所需要的怪物都不贵,市场上随时就能买到一大批,只不过有些在长安基地市附近比较多的怪物在渝州基地市附近就变得相对稀有。

这一点倒是高鹏一开始没有料到的,是他想失误了。

物以稀为贵,需要的材料和怪物价格也比长安基地市附近要便宜一些。

等到材料集齐后,高鹏已经开始配置药剂,将一个录像机摆设在一旁点击录像模式后,高鹏穿上白大褂,戴上白手套,操作着实验室里不算太复杂的仪器开始配备试剂。

不多时,几瓶试剂被逐一配备出来。

每配备完一份后高鹏就会结束录制然后重新点击录像,相当于每一份配备试剂的视频都是独立的。

“外公,试剂配备出来了,您老过来看现场试验吧。”高鹏给老纪打了个。

老纪脚步匆匆的赶过来,在他身后还有一老一中两个人,这两人身上都穿着还没来得及换的实验服。

“纪董,我这试验刚进行到一半呢。”中年人哀叹着对纪寒武说道,目光幽怨。

虽然是对外公说的,但高鹏心底门清,恐怕真正是想让自己听见。

走过来这么长的一截路不说,非要走到自己实验室了,自己站在旁边时才开口。

高鹏心底微微一笑。

“这个月试验经费加两成。”纪寒武淡淡说道。

中年男人神色一喜,脸上的哀怨、难过之类的情绪全部消失不见。“纪董英明。”一记马屁不露痕迹的拍出。

“小鹏啊,这两位是公司里唯二的两位高级育兽师,邓易淼、徐何鸣。”纪寒武笑着给高鹏介绍这两人。

邓易淼是年龄更大的一名老者,看上去极为精神。

徐何鸣则是中年男人的本名,看上去头顶有些光泽,在灯光照射下屋内都明亮了几分。

居然是秃顶级研究员!

高鹏眼皮一跳,慎重的看向徐何鸣,目光中带着几分认真。

“这是我外孙高鹏,中级育兽师!”说到中级育兽师这五个字的时候纪寒武声音格外洪亮,脸色都红润了几分。

那两人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高鹏,这小朋友看上去很年轻,怎么都不超过二十岁吧,不超过二十岁的中级育兽师。

邓易淼徐何鸣两人心底暗叹,如果说一开始还有一些轻视的话,现在那份轻视已经完全消失。

他们两个人都是研究员出身,在灾变前就是动物学的研究员

神宠进化  第一百八十四章 血腥屠夫试剂

,拥有多年研究经验,所以在这方面上手起来也很快,虽然一个是动物,一个怪物,但大同小异,还是有很多共通可取之处的。

而高鹏年龄这么小,就算系统学习过相关知识也绝对有限,这纯粹就是天赋了。

相同职业的人总是对优秀的同行有几分惺惺相惜。

“这么年纪轻轻就到了中级育兽师,果然了得。”邓易淼赞扬道。

“哈哈哈,哪里哪里,其实这小子的天赋也就一般般吧,你们不要夸他了,否则这臭小子会骄傲的。”纪寒武爽朗大笑,笑得比谁都开心。

徐何鸣心底一紧,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纪董,这还是他所认识的那个纪董吗......

自从他在纪董手下做工以来,从来没见纪董笑得这么开心过。

他差点都以为自己是遇见了一个假的董事长了。

“跟我来。”高鹏在前面领路,然后进入实验室,在实验桌上试验架上摆放着一瓶瓶试剂。

高鹏迟疑了片刻,然后取出其中一瓶血红色的试剂,试剂颜色通体血红,就像浓稠而又化不去的血浆。

第一次实验,自然给他们一个印象格外深刻的。

离开实验室,留在最后面的邓易淼好奇的瞥了两眼试验架上放着的剩余的其他试剂,然后飒然一笑,关上房门。

“这支试剂我给他取名为血腥屠夫。”高鹏介绍手中的药剂,同时给几人科普。“这支药剂的材料是采用的血红果、金丝菌、黑魔蜘蛛的内脏作为主材。”

至于剩下的辅材高鹏只是点到为止的提及下。

来到关押怪物的房间,高鹏隔着玻璃窗指着立面的怪物说道,“血腥屠夫药剂实验的对象是一种很常见的猿类怪物——黑暴猿。”

黑暴猿很安静的躺在房间正中心,一动不动,肚皮翻滚朝上,不时轻轻拍打自己的肚皮,看上去极为懒散,看见几个人站在窗外看它也毫不在意,只是淡定的扣了一坨鼻屎,然后悠闲的弹向窗户。

然后捂着肚皮发出恶劣的嘲笑声,抱着肚皮在地上滚着笑成一团。

高鹏淡定的按了下房门旁的红色按钮,紧接着房间顶部弹出几个喷头,随后喷出大量麻醉喷雾。

十几秒后黑暴猿动作幅度越来越小,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又等了五分钟,直到确认房间里的麻醉喷雾都被排风设备吸收干净后高鹏这才开门走进去。

将手中试剂通过注射器注射入黑暴猿的动脉血管。

然后高鹏离开房间。

房间里,静静躺在地上的黑暴猿逐渐抽搐,一开始只是手臂像是抽筋一样抽搐,随后幅度越来越大,动作频率越来越高。

“嗯?”纪寒武第一个发现了异象。

在黑暴猿没有毛发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挤出一颗颗豆大的血珠,血珠随后分解,化为密集的血雾飘散在黑暴猿体表。

血雾越来越密集,黑暴猿的肌肉也疯狂抽搐,皮肤下面仿佛有一条条大蟒蛇在疯狂乱窜,看上去极为狰狞诡异。

宝鸡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宝鸡治疗妇科方法
宝鸡治疗妇科费用
宝鸡治疗妇科医院
宝鸡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